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在三分校的岁月—张润泽  

2013-11-25 20:5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三分校的岁月——张润泽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岁月无情地流逝了四十几个春秋,追忆往事历历在目,思绪万千,感慨莫已。知青岁月是我们这一代人难以忘怀的情结。,在三分校的点滴往事常会翻腾在我的记忆中。

    从基干连到三分校     

我是一九七零年六月一日,20岁生日那天到三分校报道的(当时舍不得基干连的战友,向往基干连战天斗地的火热生活,不愿意当孩子王)。那时学校和兽医室是同一栋小平房,东边是少爷(哈尔滨知青陈跃辉)的马号。当天到学校是和天津知青王红毅办的交接,接小学二年级,七个学生,有文东风,谷文学,黄艳芳等,那时的文东风又黑又瘦,哪想到他后来竟是龙镇农场的场长,这里也许有老队长文宝元的遗风吧。当时在三分校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呼兰县康金井镇来的老知青勾毓麟,有人说赵兽医的徒弟是王明义,勾老师的徒弟是张润泽。

               尝试人工孵小鸡

三分校走“五.七道路”养小鸡的始作俑者是勾老师,当时是用老母鸡孵化的40多只小鸡,在学校的房头用木板钉的鸡舍,眼见小母鸡快要下蛋了,黄鼠狼光临全部咬死。我和张国民睡的死死地,第二天早晨打开鸡舍,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我恨死黄鼠狼了!

学校校舍调整后,在房东头盖了个鸡舍,又种了菜园子。当时人工孵小鸡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我贡献出了美军的鸭绒睡袋(抗美援朝的战利品),把120个种蛋铺在鸭绒被上,下面烧上火,孵化期是21天。我白天要上课,夜里还要翻蛋,烧火炕,当时连个闹钟都没有,只好睡前多喝水,强迫自己到时能起来。陈虎山告诫我:种蛋吸人血,你翻蛋时小心点。快要出小鸡时,由于没减火,小鸡全热死了,功亏一篑!当时对我们的打击不小,我们一致决定再来一次。在第二次孵化快要出小鸡时,王慧琪主动要求夜里陪我出鸡,张穗华,薛国惠又送来夜宵,出鸡时,鸡雏叨了一圈壳伸出小脑袋来,真喜人啊!有叨半圈的,我们就帮它们扒开,我们俩弄的满手是血,跟侩子手似的。当时孵出130只小鸡,这些小鸡后来的成活率为80%,去掉公鸡,有80只母鸡。当时女老师最高兴的事是:轮到她值班,挎着土篮子去拣鸡蛋。这些母鸡放出去,很壮观的。

               三分校的老师们

1970年前后,大院变动了。一连,二连进驻大院,学校搬到小卖部的前面,这期间上海知青黄雅军,黄雪云,张静,天津知青张秀珍,王玉珍都曾经在三分校任教,为三分校后来的腾飞作出了她们的贡献。勾老师,张国民也相继调到场部一中任教,三分校的精锐都走了。1973年至1975年这三年间,因新鲜血液的输入,三分校的教师队伍比较稳定,是“八大金刚”任教的时期。他(她)们是:上海知青王慧琪(时任教导主任),张穗华,薛国惠,刘亚青,哈尔滨知青陈虎山,张润泽,天津知青丛润兹,本地造杨羡英。1975年6月,我们拍了一张三分校教师的全家福。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1975年5月1日,三分校的老师开始拓坯,北大荒的五月,水很凉,张穗华,陈虎山冲锋在前,就连刘亚青也攥起小拳头死劲碓。我当时的心是有点狠,但没办法,要建鸡舍,饲料库,一共7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可惜,我1995年回三分场时,这栋土坯房已看不到了。

学校里的滑梯,跷跷板,秋千,单杠,双杠,吊环,爬杆,爬梯,篮球架等都是我们自己动手制作的。为的是学生全面发展,有个幸福的童年。学生放学后根本不回家,回家只有鸡窝和柴火垛,上哪去玩?

立秋千架时,哈尔滨知青刘述仁大哥一声喊,就喊来十多人,大家七手八脚水泥灌浆,就立起来了。好几年三分校都没有一个校牌子,1975年6月求三分场的书法家,上海知青谭衍正给写了个牌子,最后那个“校“字,还是他提议写上的。40年后再谢谢他,当年辛苦了!

学校在家属区前面有三垧地,每年种土豆,黄豆。一来利于学生学习农业知识,二来学校有点活动经费。每年秋天收土豆时,陈虎山都是主力,薛国惠亲切地称他为能干的老虎头。由于全体师生的辛勤努力,学校的经费有3700元左右,这在70年代已是一笔可观的资金。学生上学免费,还发服装,发文具,还补助生活困难的学生。教师办公经费全部自给,还从上海买来扩音器,折叠琴,这是薛国惠的功劳。

1975年新年,学校举行了游艺晚会,在操场上燃放了从哈尔滨买来的烟花,随着夜明珠在空中颗颗绽放,学生们一片欢呼雀跃,为寒冷的北大荒带来了年味。我们虽然满身疲惫,但脸上写满了欣慰。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人,不计任何报酬,在北大荒的土地上,为了党的教育事业,为了祖国的下一代,书写了大写的青春,他(她)们无怨无悔。

                抹不去的记忆

    我于1973年7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74年2月1日转正,介绍人是:王法举,刁用保。这在当时农场其它分校中是没有的,可见分场领导王景林主任是多么的重视教育。在他的主持下,对校舍进行了改造,连场教卫科高中凡科长和单志贤老师都到三分校来砸砖头,我们真是于心不忍。高中凡老人对三分场的人和事儿知道不少,说三分场人才辈出。2011年8月23日她在赠送给王申立,张穗华夫妇的“高中凡回忆录”的题词中,毫不迟疑地写上王申立三个字,我说老太太你的记忆力真好!原总场副场长王进喜也说:三分场的上海人成气候,“三百垧”网站办的好。我深有同感,无论是杜国良,陈才林的去世,还是陈虎山去世,上海知青都做的都很好!让人的心暖暖的。知青这个名字拉近了我们分离了几十年的情感,而且将延绵不断。

当时三分场有两个亮点,一是学校被评为黑河地区教育战线的标兵单位,二是沈国明的炊事班,大家交口称誉。我老妈两次去三分场,都是上海知青袁勇送的饭,老妈说你们的伙食还是不错的。老妈生前一直念叨这件事,说要谢谢沈国明和袁勇。

祝三分校的同仁:勾毓麟,邹莲英,王红毅,黄雪云,张国民,黄雅军,张静,张秀珍,王玉珍,王慧琪,张穗华,薛国惠,刘亚青,丛润兹,杨羡英,龚长富,张美芳,李肖宁,丁美英,吴振德(吴老拐),小单等,一生平安,安度晚年。同时我们怀念陈虎山,他曾经带给我们那么多欢笑,他是哈尔滨知青的一个好领头羊,我们将永远记得他!

                                                                                              2013年11月20日于哈尔滨

征文   在三分校的岁月—张润泽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75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