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家振父亲的“三不准”  

2012-06-06 17:57:5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振父亲的“三不准”

                                                                                                                     ——乌永康

  到农场的第二年,也就是1970年6月2日。家振(黄家振)收到他父亲的来信,说是他单位同事的儿子(赵光附近兵团一师的知青)因公伤亡,单位领导派他来处理后事,想顺便到我们农场来看看,叫家振于6日到赵光去接他,约定清晨在赵光火车站见面。

  他父亲退休前是上海商业局的高级经济师,人长的清癯修长,外表温文儒雅,谈吐斯文,穿戴整洁,一头乌黑的头发永远是往后倒梳,光亮整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知识分子。

  家振跟我说了这事,我说我跟你一起去,路上大家也有个照应。说实话,那时只要听到上海来人就感到十分亲切。

  6月5日上午我们踏上龙镇去哈尔滨的列车,大约近中午抵赵光。出了车站,找了一个小饭店胡乱吃了顿饭。到明天还有很长时间,要打发时间最好的法子是逛街。赵光是北安市下属的一个镇,以纪念烈士赵光而命名的。 镇上仅一条约三百米长的大街,稀稀落落地只有几家商铺。六月的东北白天也很热, 骄阳烘烤着大地,街上也不见行人,无处可逛游。还是候车室凉快,于是又回到车站,两人坐在长椅上聊天打发时光。晚上就睡在候车长椅上,虽是六月,当白天的暑热消退后,东北的晚上依然寒冷,昼夜温差很大,尤其在半夜一点钟左右,那真是寒气渗骨,虽是穿了件绒球衣,却挡不住寒气侵袭。只能睡一会,被冻醒了在屋里奔跑一下热身后再睡,好在东北夏日夜短,凌晨三点天开始亮了。

   清晨六点半左右, 家振的父亲出现在候车室门外,我们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他父亲亲切地搂着我们的肩膀,眼里闪着泪光,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我们,忙不迭地问长问短。我心里也很激动,仿佛见到自己的父亲一般,言语竟也有些结巴了。随后,我们就乘上回龙镇的火车,中午过后就到了我们三分场。

  那时我与黄家振、杨浩、小鸟(周履康,后到机耕队)、懒猫(周日新)、阿发(郑高发,已调到基干连,75年底调到6分场)六人因秉性相同、习性相近而彼此比较亲近。在大院里的炕上同睡在一道,吃饭同在一个小锅勺食,亲如兄弟。

  大家见到上海来的亲人自然万分高兴,趁家振带他父亲在分场到处转悠时,我们就张罗着为他父亲“接风”。从周日新那只紫绛色的木箱里,拿出了从家里带来或邮寄来的平日舍不得吃的大米、咸肉、霉干菜,大家分工拣柴禾,淘米洗菜,在炕口搭灶头,把米倒进平日我们洗脸的铝制脸盆煮咸肉菜饭。另外还从小卖部买了一些罐头食品和罐头水果。傍晚时分,当家振和他父亲回来时,宿舍里已弥漫着咸肉大米饭诱人的香味了。

  从基干排叫来了阿发(郑高发)后,大家盘坐在炕上,端上了米饭,一阵筷箸如雨、风卷残云后,满满实实一大盆米饭早已见底了。

  饭后大家围着家振父亲,静静地听他讲上海近期发生的一些事和各人家里的情况,勾起了我们对故乡的深深眷念和对家人的无限思念。

  最后家振父亲对我们说:“虽然这里生活艰苦,劳动繁重,但看来你们个个长得健康,精神饱满。尤其是你们六人团结互爱,和睦相处,我很高兴!回去后一定向各位家长如实通报你们在此的情况。”稍停顿一下,他神情颇为严肃地接着说:“我还要向你们提三个要求:1、不准谈(女)朋友;2、不准抽烟;3、不准喝酒,做人要正派规矩。”

  想不到后来这句“三不准”的话常常被同室荒友拿来调侃黄家振。

  第二天上午我和家振在龙镇火车站送他父亲上了回上海的火车,我们一直目送着长龙般的列车朝着南方我们的故乡—上海渐行渐远,慢慢地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尽头。这时,我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这颗心仿佛已被家振的父亲带走了。但“三不准”、“要正派规矩做人”的这些话却深深的留记在我的脑海里。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步人了花甲之年。回顾我们离开农场后的历程,似乎是沿着这话的要求一路走来——在单位里勤奋敬业;家庭里尊老爱幼;作风正派规矩;生活平稳安逸,

  今年春节期间,我们六人一起去看望家振父母。已是八十多岁的俩位耄耋老人身体健安,思维清晰:那家振父亲依然清癯精神,头发还是光亮整齐地向后倒梳着,只是全部变得花白了。我们在言谈中自然会扯到“三不准”上。他说,那时正是文革期间,社会动乱、风气败坏、文明倒退,而你们都是十七、八岁懵懵懂懂的青少年,尚未涉世就远离父母孤身一人到几千里之外的北大荒。你们的家长不但要担心你们是否能熬过生活艰苦、劳动繁重的这一关,更是担忧你们如果生活不检点、交友不慎误入邪道,那就毁了一生。

  现时已为人父的我们,此时才能真正切身地体会到,当时天下有多少父母为我们日夜思念牵挂和忧愁至极的心情了。

家振父亲的“三不准”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那是69年刚到农场半年后,12月底在龙镇照相馆拍摄的。
前排从左到右:乌永康、钟炳炎、黄家振、吴善明、周日新、周履康
后排从左到右:郑高发、俞国平,潘鑫生,唐积强,胡国华、杨浩
家振父亲的“三不准”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2012年的春节初五,在黄家振父母家里向俩位老人拜年时拍摄的

前排从左到右: 郑高发、家振母亲、家振父亲、乌永康

后排从左到右: 周履康、黄家振、周日新、杨浩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