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大红枣儿送亲人  

2012-07-03 20:02:20|  分类: 长相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红枣儿送亲人

                                                                郭晓成

 

按着起床的顺序,每天的早饭通常都由蝈蝈来做。近两年来,在玛依拉的倡导下,杂粮粥稳坐早饭的天下。用自己做的量杯舀出半杯杂粮(七八种已拌好),继而舀出等量的大米,再加一些不易拌匀的莲子、花生、枸杞,最后抓上一小把红枣。一切按部就班、日复一日、机械单调,原本乏味可陈,却因着这大红枣而有了念想。

这大红枣是天津战友临上车时送的,满满的几大包,有给我们的,也有捎给其他战友的。“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亲人尝一尝,一颗枣儿一颗心……”每当我抓起一把这正宗的天津卫*的大红枣,耳边仿佛就能听到这沁人肺腑的甜美歌声,眼前也会出现我的天津哥们、姐们的音容笑貌和那日依依惜别的场景。

我对天津的战友有着别样的情愫,在农场时,我与之交往的人们就数天津战友为多了。我永远不会忘记李家谡,因为他是我人生旅途中接触的第一个天津人:家谡几乎永远都是一张笑脸向人,敦和的柔声细语能消除你的心理防线,志趣相投与共同爱好(比如举杠铃练身体、喜欢器乐等),让我初渡老点生涯就不再枯燥无聊(当时老点知青很少,约一个班,没有电);我的第一把小提琴之所以能做成,与家谡无言的鼎力相助密不可分!

陈达春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不像人们所传说的那样的天津人。达春是个极其热忱而慷慨的人,说到的、答应的,那是无论如何也要兑现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及。为了朋友或不是朋友,达春一定贴了不少钱,却没见他抱怨过,哪怕皱一下眉。有一年回上海,中途在天津下了车,投奔的就是达春。深夜到的站,没法寻去,想找个饭店填填肚子。没成想那时粮票金贵,没有粮票根本就不让你点菜,而我的兜里连一两粮票(全国粮票)都摸不出!正是冬季,长夜漫漫,已忘了怎么过来的。清晨,一路打听,摸到了火车站附近的自由道1号。坐在达春的家中,端起热腾腾的粥仍不忘连比划带说地唠叨,差点没将达春递过来的大果子打落在地……

赵作辰和我一样,都是急性子、直脾气的家伙,碰在一起准是十有八九在抬杠,火星撞地球了偶尔还会急眼。O六年从第二故乡返沪,在天津与近三十年没见过面的战友相聚,作辰是大忙人(身负津城人民的交通大事),无法前来欢宴。临走的晚上,亲自驾车为我们送行。见过玛依拉后的第一句话,就说我特爱抬杠!我嘿嘿一笑,心里却想,这杠是一人能抬得了的吗?有一回坐在马车上去场部装货,作辰不知怎的见景生情,发出了一声感叹,结果又抬上杠了,在我的雄辩下,作辰哑火了。回去后,心里有点虚的我迫不及待地查了字典,还真是我错了!日后,再见到作辰,我十分诚恳地作了自我检讨,作辰大度,也没较真。今年再度路过天津,总算有了与作辰把酒一叙的机会。俩人都是透亮的心:作辰说,那年(指O六年)见到你,就觉得变了一个人(肯定是没了抬杠的冲劲了,人生蜕变了嘛);我说,当年在农场,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有地位的……

一日,老点的井房外走过一人,嘴里哼着歌,《冰山上的来客》中的插曲,不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也不是《怀念战友》,而是一般人很少唱的、有一定难度的《高原之歌》。我探头一望,原来是从未打过交道的徐宝贵,顿时令我刮目相看。后来与家谡说起,才知宝贵不简单,饱学有见识,是天津哥儿们的精神领袖。回城后,到武清家看望爸爸妈妈(我与其父属忘年之交),方知这位小清姐姐嫁人了,夫君正是宝贵!我不禁抚掌称好,心地善良纯真的小清终得良缘。

陈昌白净儒雅好文学,赢取了一位上海姑娘的芳心;周世民一头卷发、体魄强健剽悍,一脚好球,还有着遗世孑立的风范;杨永和是个思想者,沉静的眼眸深处总有许多问题,和我曾在一个锅里搅过勺子;罗卜头聪明而谐谑,到场部医院检查身体把大夫吓得不轻,因为活人听不到心跳,奈何这罗卜头是心肝换位之人却存心不告知大夫!还有高原、白桦、杨界平……

王德贵,是蝈蝈到六分场后认识最早的两人之一,另一人是牛兄陈培宗。德贵有着水牛般强壮的身躯,不知为什么,对我这个新来的直属队兄弟另眼相看,我亦很认同他的爽快性格,很快就无话不谈了。德贵很仗义,懂得保护自己看重的人。刚来时,住在大院,藏龙卧虎之所,各方力量微妙相持之地。一日傍晚,与德贵正在门口闲聊,不知危机已然迫近。大概是我的无所顾忌,有人就认为我“言语张狂”,伤及了他,因而要讨个说法,德贵第一时间就旗帜鲜明地站了出来,让我这个几乎举目无亲且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时心暖血热。好人有好报,某日山火,场部来人排查进山的人员。德贵被从口袋里翻出了香烟,这可是犯了大忌的,在那个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严峻年代,就此判你个十年八年大牢的根本就不算冤枉。德贵明白得很,铁嘴钢牙就是一个坚持:没带火柴!跟车的上海知青刘建荣(和我一样,三分场来的)被提了进去,无论怎么软磨硬施、恐吓诱骗,口供只有一个:没看见老板子摸过烟,最后还和办案的对拍起了桌子!躲过一劫的德贵最后上学走了。

刘玉明的脾气和他的身材不成比例;周文硕的嗓子和他的眼睛一样明亮;刘振华再也没见她吃过传说中的十八个馒头;李淑英不管怎么逗她都只是抿嘴一笑……

离别三十年,再相会时老友依旧在,又添新朋,天下知青是一家,早就没了地域的隔膜,兄弟姐妹一大帮:三分场有沈惠民、刘欣、刘乃琴、王瑞杏、卢春燕、宋立群……;六分场有孙金瑛、张惠茹、大崔、林保、桂树……

长相思,相思是红豆,红豆生南国;难相忘,难忘唯红枣,红枣出北方,北方有佳人、有知己,在水一方……

                                                                                                                              写于2011年12月

 

原注:天津是华北土特产的一个重要集散地,比如雅梨(鸭梨,产自泊头)、栗子(良乡)、红枣(沧州),故有时也会将它们说成天津特产;

重发再注:

1.文中末尾的“红豆”是借喻,与原作有异;

2.与家谡分手将近一年,武清回津后来电话,说家谡得了不好的病,因为我与家谡有情缘,所以告诉了我。听后,心头沉重:家谡人长得福相,却似乎与福离得不近,更想不到还得这样的病;打电话也不通,我只能电告宝贵,让他转告我的心意,希望把病养好,我会尽力帮他实现到上海来走一走的心愿......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2006年重返第二故乡归途中,路过天津,与哥儿们相聚天津鸭子楼

前排左起:高原、郭晓成、李家谡;后排左起:陈达春、沈惠明(时任大堂经理)、徐宝贵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与赵作辰相别于列车前(2006年)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2011年第三次重返第二故乡归来途中,在津两次与战友们相聚

前排左起:武清、刘乃琴、芦春燕、陈达春、张皎;后排左起:宋立群、赵作辰、我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相聚的晚宴家谡没能来,第二天来我们下榻的“锦江之星”,聊了一上午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2010年,大春携夫人来上海看世博,见到了一些战友,适逢天津老乡陈昌携上海妻子徐萍也在上海,不亦乐乎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看一看江南的古镇,是达春这次南下的愿望之一。看完了世博后,国林亲自驾车,陪同达春夫妇来到水乡之首——上海的朱家角 

大红枣儿送亲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