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老文和他的“驴吉普”——乌永康

2017-3-15 19:30:22 阅读257 评论1 152017/03 Mar15

近悉三分场老干部老文已于春节前去世,重新刊发乌永康的《老文和他的“驴吉普”》,以表怀念。

老文者,文宝元也。瘦长的个子,黝黑的脸膛,高鼻梁,招风耳。当年是我们连的指导员,也是我们三分场三队的领导成员之一。

老文对我们这批知青很和善,从不摆出领导架子。平日在劳动间隙,喜欢坐在田头地间,卷起“合莫烟”,一边抽着一边和我们一起唠嗑,天南地北地胡侃。而且特别喜欢显摆他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战斗经历,只是在谈到兴致上常常要跑题而牛头不对马尾,因此我们在背后常叫他“文倒转”(意思是脑子时常会倒转)。老文在四十岁出头那年,他老婆又给他生了一个孩子,我们知道后在第二天早上,他来叫我们出工时对他说:“老文,恭喜,恭喜了,你家又添了一口。” “嘿,嘿”他颇为尴尬地笑了笑,露出了被“合莫烟”熏黄的牙齿,“是个闺女,才四斤多,人老了,没精力啰”。话一说完,立刻引来了我们哄然大笑,我们和老文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的融洽。

自73年起,他负责分场的后勤副业工作。他很重视副业生产,常说:“要想生活好,必需副业搞”。那一年我们三分场相继搞起了养羊、养蜂、养鸡,又重新办起了酒坊、粉条坊、豆腐坊,搞得轰轰烈烈,热火朝天,我们食堂伙食也改善了一些。记得74年那次麦收大会餐时,我们居然吃到了炒鸡蛋和红烧鸡块,要知道在那年头,对我们知青来说可是稀罕之物啊!那期间,场部时常有人跑来要求老文批条子买鸡蛋,此时也就是老文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了。

老文是山东人,不但有着山东人“闯关东”那种开拓创新的精神,还有着山东农民精打细算的小农经济头脑。

那时,分场里的运输工具就是一辆

作者  | 2017-3-15 19:30:22 | 阅读(257) |评论(1) | 阅读全文>>

王明义追悼会在沪举行

2017-2-5 22:09:51 阅读303 评论0 52017/02 Feb5

        2017年2月5日中午,原黑龙江省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哈尔滨知青王明义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云宵厅举行,赵小蔚、李国庆、黄学忠、陆建明、陈寒冰、唐文武、郭晓成等哈沪知青参加追悼会,并代表三分场及两地知青敬献花篮,寄托哀思,慰问家属。

       王明义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3日下午去世。

作者  | 2017-2-5 22:09:51 | 阅读(30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恭祝各位垧友2017鸡年吉祥如意

2017-1-26 23:19:46 阅读155 评论0 262017/01 Jan26

作者  | 2017-1-26 23:19:46 | 阅读(1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北陲家园——自驾向太仓(系列)

2017-1-23 19:27:43 阅读200 评论0 232017/01 Jan23

作者  | 2017-1-23 19:27:43 | 阅读(20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北陲家园——两江两河一世情——蝈蝈

2016-11-22 20:07:31 阅读211 评论0 222016/11 Nov22

作者  | 2016-11-22 20:07:31 | 阅读(2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北陲家园——2016大榭欢乐行

2016-11-13 8:32:57 阅读235 评论0 132016/11 Nov13

作者  | 2016-11-13 8:32:57 | 阅读(2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题

2016-11-9 19:22:06 阅读127 评论0 92016/11 Nov9

2016年,世界上最美的盛会在中国上演,世界上最丑陋的竞选在美国落幕!

作者  | 2016-11-9 19:22:06 | 阅读(1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时论两则——蝈蝈

2016-9-6 21:26:52 阅读215 评论0 62016/09 Sept6

底   蕴

公元2016年9月4日,夜幕下的西子湖,此刻,全世界都在看:

如梦如幻有东方古国的《春江花月夜》、法兰西的《月光》,优雅醉人的是俄罗斯的《天鹅湖》,人类大同有德意志的《欢乐颂》,依依惜别的是英伦的《友谊地久天长》,四大国都来了,唯独少了自以为是的美利坚,一个没有底蕴的国家,拿什么能让这个世界感到温馨与美好?

政客的卑劣与民众的无知(2014)

如今,大概没有多少搞政治的可以称作政治家的了,而被唤作政客。政客虽然也在搞政治,却没有崇高的政治理想,一心只觊觎权力宝座,并不真正关心民众的诉求。眼下,已有数月的乌克兰脱俄入欧乱局和刚刚开始发酵的台湾“反服贸风暴”,就是最好的例子。

苏联早已解体,铁幕分崩离析,冷战思维却没有结束,两个巨人(北约与俄罗斯)之间谁都不愿贴身相挨,需要中间地带做缓冲。欧盟的橄榄枝(经援)对贫穷的东欧更有诱惑,于是,纷纷争着入盟,只是至今也没听说哪国真正尝到多少甜头的,倒是都被重新绑在了战车上,成了东线(以前是西线)的第一道防线。乌克兰与俄罗斯在历史上就有着很深的渊源,今天,在经济上对俄罗斯更有着很大的依赖性,比如天然气。乌克兰脱俄入欧之举很难在经援上如愿以偿,这既有前车之鉴,更有欧美已在经援的条件上发话了。而新的好处尚未得到,曾经的优惠(俄罗斯低价输出的天然气)却已不再,很难想像欧盟能拿出多少钱来,帮乌克兰渡过2014年和2015年的冬天?那些在初春热衷于上街游行闹事的“民众”,恐怕并不了解那些蛊惑他们的政客们的真实想法,不用说今后每个寒冬都不会再有足够的廉价天然气供他

作者  | 2016-9-6 21:26:52 | 阅读(2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张玉娟的致谢信

2016-8-20 15:53:42 阅读377 评论1 202016/08 Aug20

       8月16日,我的丈夫顾鸿富永远的睡去了,就这么永远地离开了我,这种打击,这种悲痛像是天塌了一般难以承受。

       在我最悲伤最痛苦的时侯,我的黑兄妹,我的队友们都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国林大哥,三毛老弟等很多兄弟姐妹,不顾天气这么炎热,都来看望我,关心我,帮助我。上海的队友,天津队友,哈尔滨的队友们,你们给予了我经济上的支援,精神上的安慰。这份感情,这份情谊,我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大家的感激之情。感谢你们我最亲爱的队友,我的兄弟姐妹。你们对我和顾鸿富的帮助和关心,让我此生难忘。

在此,我向上海的队友们,天津的队友们,哈尔滨的队友们,表示最真诚的感谢。谢谢我最亲爱的队友,我最亲密的兄弟姐妹们。祝愿你们永远健康,幸福平安快乐。张玉娟和全家再次谢谢大家。

作者  | 2016-8-20 15:53:42 | 阅读(377) |评论(1) | 阅读全文>>

苏北好人——蝈蝈

2016-8-20 13:54:09 阅读699 评论3 202016/08 Aug20

苏北其实就是江北,称苏北显得有些文化与儒雅,但过去的几十年来大多上海人直称江北,将那儿迁徙到大上海的人统称为江北人,只因内心深处是很有点看不起苏北人的,个中原因不加细讨。

顾鸿富与我都是苏北人,属小同乡。到农场后,长于打交道(后来叫公关能力,再后来叫情商高)的鸿富很快就在知青堆里混了个脸熟,也因为不够纯正的上海口音,很快就有了个雅号——江北,鸿富坦然接受了,沿用数十年,以至不少外分场的只知其号而不知其名,这样的豁达洒脱,我不如他。数年前,博客流行,一直走在时尚前沿的鸿富当然不肯落于人后,并以“江北”的大名摆起了龙门,更是声名在外。然而,虽是小同乡,许久以来鸿富在我的印象中还是负面居多,直到2006年第一次重返黑龙江。

那年,在老哈的欢迎宴上,我与虎山兄聊得很投缘。说起2005年的回农场,虎山提到了鸿富:战友们在西大冈为英年早逝而葬于此的姜金芳焚纸祭奠,看见一旁的鸿富泪流不止,感到鸿富还是个很有情义的人。那时,我远没有像今天这样融入群体,但虎山的真情流露同样感染了我,鸿富从此在我的心目中开始编入了“好人”的队伍。

四十周年纪念大会后,我与国林大哥愈走愈近,后来,竟在极小范围的“家宴”上与鸿富不期而遇,同桌共饮。这种场合,知青往事总是主题。随着话匣子的打开,才知道鸿富不仅仅是个喜欢摆龙门的人,也是个助人为乐的主,要不然怎么会到哪里都有朋友?说了不少事,至今还记得国林对鸿富的感激之处。原来,鸿富有一手不错的木匠活,不是在农场学的,在上海时已能轻车熟路地做小板凳(板凳虽小,却包含了木匠入门必需有的基础技术要领)、箍脚盆了。因此,当上海时兴家具流

作者  | 2016-8-20 13:54:09 | 阅读(699)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为顾鸿富送行

2016-8-18 22:57:09 阅读608 评论1 182016/08 Aug18

三百垧的评论栏,还停留在他写下人生感悟的那个时刻,仿佛就在昨日,斯人却已驾鹤西去,垧中从此少有指点江山的豪言壮语,从此难见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

今天下午2:30,在龙华殡仪馆泰安厅,四十多位农场队友来为8月16日晨溘然离世的顾鸿富送行。袁国林代表三分场知青致悼词;告别遗体,队友们向痛失丈夫的张玉娟表示真挚的慰问。连日来,队友们在三分场微信平台上纷纷留言,悼念顾鸿富,回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夜,惋惜团队中失去了一位热心公益的中坚,酷暑高温难挡队友送别之情,正是对顾鸿富一生的肯定。沈国明因会议耽搁、没能赶上追悼仪式,向张玉娟表示遗憾与深切的慰问。天津、哈尔滨两地知青也通过各种方式悼念顾鸿富。

西行路上,顾鸿富一路走好。

2016.8.18

作者  | 2016-8-18 22:57:09 | 阅读(60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的职业生涯》——邬永康

2016-7-10 11:03:23 阅读491 评论1 102016/07 July10

在2011年,我60岁,从上海茶叶进出口公司退休了。承蒙领导赏识,让我在老公司改制后成立的天坛国际贸易公司继续工作,到今年已是五年了。想想今年己整65岁了,该给自己老年生活留下时间,以便悠闲快乐地渡过晚年,于是,在今年三月,我正式向公司领导提出到六月底我正式退休回家。领导本来想再挽留我到年底,见我去意已定,也就罢了。但要求我带一个年青人来熟悉我的工作。现在经过三个月的传、帮、带,该青年己能胜任我的工作,于是我也能心安理得地回家了。

       今日,办公室的年青同事们为我举行了欢送宴会。宴会结束后,我的职业舞台也就正式谢幕了。我将真正解甲归田,赋闲在家,当寓公了。想到从今以后我将告别我热爱的工作,离别了青春洋溢,充满朝气的年青同事们,心中有些依依不舍,甚至有点忧郁和伤感,因为与他们共事让我感到自己也年青了许多而充满了活力。

      从一九七九年我从农场回来后考入上海茶叶进出口公司,工作至今已整整37年了。尤其是从1992年从基层茶叶二厂的储运科调度岗位上调到公司本部,从事茶叶出口的国际货运的报关托运,以及国际贸易结算的单证工作也有二十四年了。

        我特别热爱从事国际货运报关和国际贸易结算的单证工作,因为从事这项工作必须具备一定的国际贸易知识、对外贸易运输(包括国际海运,国际铁路,国际空运)知识,以及进出口货物的海关通关知识,当然,最重要的是要

作者  | 2016-7-10 11:03:23 | 阅读(491)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天堂的路——蝈蝈

2016-6-27 22:50:34 阅读484 评论0 272016/06 June27

参加六分场上海知青纪念下乡的聚会,得知一个信息,孙萍去世了。自从六分场纪念上山下乡四十五周年聚会活动一别后,很长时间没有孙萍的音讯了。原想,今夏再赴黑龙江参加小哈们的下乡四十周年纪念活动时,可以再见到她,因此,听到这样的信息,十分愕然,也有些伤感。

孙萍和我一样,都是在75年从三分场的三队和四队,分别调往六分场的。彼时,三分场与六分场已经合并成新的二分场,孙萍和我同属新建立的直属队。在三分场时,我和孙萍没有任何接触,到了直属队,起先也没什么接触,后来,领导安排我给水房挑水,这才和负责烧水的孙萍打起了交道。

大概不少调到六分场的三分场人,对这样的调动都心存尤怨,有一种被抛弃感,好不容易在一个地方熟悉起来,却又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头开始,等于第二次下乡。孙萍的心里感受如何不得而知,但上山下乡45周年纪念大会时,她选择了仅参加六分场的各项活动,从而可知一斑。

大会的前一天,大批哈哥津妹将至,我与六分场不少战友去火车站接站。孙萍也在那天到达,却因人不熟没随上大部队,出站时又跑错出口,最后,还是通过远在浦东机场接机的直属队战友打电话辗转找到我,才从北广场穿过地道在南广场把焦急的孙萍带回了下榻的宾馆。虽然,六分场的哈津沪战友与孙萍彼此都十分陌生,但由于接待工作的周到,以及相聚时的热烈气氛,很快就融化了她心中的忐忑。在旅游时,一位直属队的六分场战友更是主动全程陪同,让孙萍倍感温暖,渡过了她人生中一段快乐的时光。

回到哈市后,孙萍仍念念不忘大会活动期间的人与事,想着能在哈市尽一份地主之谊,却不知病魔已经缠身,于去年12月15日不舍离世,留

作者  | 2016-6-27 22:50:34 | 阅读(4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进出俄罗斯——袁国林

2016-6-26 18:03:10 阅读287 评论0 262016/06 June26

写完《今日的红场、克林姆林宫》,总觉得意犹未尽。今日整理此次旅游的照片,出现了这样一张:

这张照片的时间地点:我们此次北欧行最后一天最后一个旅游项目——参观游览克林姆林宫结束,在克宫出口外在路边等候来接我们的大巴时。这张照片的形成过程:那天,在红场和克宫,完成了为期十五天的北欧全部游程,正准备登车去用午饭,然后直接赴机场回程上海。在克宫围墙外的路边那么一段并没多少时间中,几个团友还意犹未尽地端着相机,想再扫几个街景,多留几个印像。这时,两个女团友见到路边走来两个女孩,上前邀请她们一起合个影。岂料这一发不可收拾,两个女孩合影完,三个、五个、越来越多的走过路过的女孩、男孩、青年男女、成人都纷纷过来,相机快门不断,参与的合影者越聚越多,最后,团友们索性一起走入镜头,来了这么一张大合影。你看,没人组织,自发加入,个个笑颜逐开,人人内心洋溢着由衷的真诚和喜悦......这张照片,象征着整个旅游活动顺利结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更表现了俄罗斯人民,特别是莫斯科市民对中国游客和人民的友好情感!

正是这张照片,它撩动了我的心绪,使我很生感慨。

这次进入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各两天,从入境到出境整个过程,处处受到俄方地接社对我们足够的尊重、热情的接待和周到的安排。这些,现在去俄罗斯旅游的朋友很多,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十年前,我也进出过一次俄罗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次也是随旅游团,去远东著名的海港(军港)城市海参崴。

        先说说当时入境的情况吧:

作者  | 2016-6-26 18:03:10 | 阅读(2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过去的那些事 ——“七扯八谈”话“老文”

2016-6-13 20:30:42 阅读228 评论0 132016/06 June13

老文真名叫刘招英,从小以童养媳身份来到江西省峡江县马埠乡城上村,成了毛席芝的老婆(江西当地管老婆叫“我屋里”、“堂客”、“婆姨”)。不知为什么,没人叫她真名,村里人都叫她“老文”。一九六九年三月我们下放时,我们也就随乡入俗,跟着老俵们叫她“老文”,当时毛席芝是生产大队大队长,那年老文只有三十六岁。老文面目清秀,身材瘦弱,看上去弱不禁风,然干活确是好把式:干农活挣攒工分,她毫无争议拿的是妇女中的最高分(5?5分);做家务相夫教子,她当仁不让的是巾帼里的姣姣者。老文生育了五男四女九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且个个事业有成,老文前些年就当上了太婆,今年已是七十八高寿(在当地确属罕见的),正在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          

       一九七二年的三月,我当上了村小民办教师,才与老文有了真正的交往。

       记得那是我当老师的第一天,傍晚时分,老文的三儿子“田仔”(我的学生)匆匆来到我居住的小屋里,轻轻地对我说:何老师,我依呀(“依呀”为当地土语“妈妈”的意思,“依呀”在我们听来与“妈妈”两字是混身不搭界的)叫你到我屋里“冾饭”(冾就是吃)。我不加思索地跟着田仔就奔出屋外······记不清多少日子不沾荤腥了,苦啊!走进老文家的堂屋,一眼瞧见那八仙桌上“四冷四热”八个菜,那口水啊,直淌啊直淌!我和席芝公一等老少爷们围桌而坐,老文则站立一旁(当地妇女一般是不能上桌的

作者  | 2016-6-13 20:30:42 | 阅读(2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黑龙江省 哈尔滨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难忘知青生涯,与黑兄黑妹交流,共勉!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